9月22日 晴 图书馆四楼窗外的风带着呼哨声,楼下的小绿人们依旧“一二三四”喊着口号。花津河边被学校全员争论过到底是上烤架还是红烧适合的黑天鹅们又胖了,又肥又脏,圈养到现在除了傻叫加扑腾几下翅膀以外也没别的本事,脖子倒是挺长,想到这爷又情不自禁地咽了一下口水。

9.22 晴 跟朋友一起喝了杯咖啡,发现大家聊的话题自己无所适从,黄头发的小姐妹聊着她那开着大G男友,灰色裙子的小姐妹说着她那无理取闹的上司,服务员一直在旁边津津有味地偷听,我看着窗外的秋天,发现时光如此枯燥。

9.22 阴 工棚要拆了,收拾东西的时候掉出来一张刚上大学时的照片。也是九月份的成都,太阳很大,每个人都笑着,好像未来就在手上

9.22 晴 看到一句话说“年轻的时候最怕什么都没有经历过”。忽然想到可能一辈子都当不上一次别人眼里的主角了,一直就是一个打酱油的旁边人,还想闪一次光出一次众,现在看来重视能治肚饿是真的。骨子里胆怯,连心中所热爱的也只敢以玩笑自讽的方式说出来,什么时候也能勇敢些呢?

9.24,晴,图书馆的灯光昏暗,我趴在桌子上不知道睡了多久,醒来睁开眼睛的恍惚间,仿佛回到了小时候时间凝滞的乡村杨树荫下。我们都是被时间洪流裹挟着奔向死亡而不知所措的人罢了。

9.20 晴 爷少坐了一站地铁,多运动了一下,走在九月份的上海街道,听到了蝉鸣,有夏天的味道,家乡用夏天结束了来形容失恋,那么我的夏季明明已经过去一年多了,可我却没有跟上ta的脚步,总是期待下一个拐角,能跟ta撞个满怀。

9.20 晴 我正在上高数课,窗户在教室的左边,窗外的阳光照进来,热且刺眼。 我看着她极力用本子当着阳光,我就站了起来, 老师问我怎么了?我说有点困,站着听课好一点, 那可是上午第二节课,怎么会困呢。 只不过想用自己的身体挡住阳光,让她在我的影子里能够舒服一些。

9月21日,晴 当代大学生尤其容易感到空虚、幸福感缺失。互联网的发展为我们打开一扇获取多元化信息、文化、知识的窗口,却同时也成为传播不良思想以及投机取巧、虚度光阴的工具,大量学生沉迷其中不能自拔,白白浪费花样年华。

9.20 离职的同事请我去了趟大保健

9.23天气预报说晴,可我看外面的的天气有点阴,看着手机里简短的消息:你被点名了。心里泛起酸楚,两次未去,两次点名,生活是不是一直有这样的巧合?突然想起楼下的小姑娘问我:人生什么时候不痛苦呢?我想了想:大概没有。

9.22 晴 天气变冷了,晚上在寝室楼下亲嘴的情侣没有了

9.23 成都 阴 如果可以,我想我们还是朋友,我想分享8月的云和9月的阳光给你,想分享最近听的喜欢的歌给你,想和你温柔而平和地,自然而亲切地聊着天,但很可惜,这些当我们还有联系的时候没能实现,以后也不能了,不论你是否像我一样看待我们之间,我希望你一切都好,记得开心。

9.19 到了大二时间变得多了,爷在想没有事做的时间有意义吗?其实人不是活在土地上,人是活在时间里,死亡也不是失去了生命,而是走出了时间。活在无事可做的时间里和死亡有身份区别呢?你们除了时间什么也不缺,而我除了时间什么也没有。

9.22 阴 吃完饭跟女朋友散步 她抽了半根烟扔掉 她说烟好苦 我问她 那什么是甜的 她没有回答 继续走着 坐下的时候 我吻了她一下 我明白了 烟是苦的 酒也是苦的 她的吻是甜的 生活也是甜的

9.19 今天赖在我家后院的野猫又跑过来找我玩了,但有洁癖的我不想碰它。突然有点为这只猫难过,主动过来讨好我,在我眼里却只有一个脏字。有点为自己难过,我又何尝不是这样呢?

9.22 晴空万里 在现实面前 我选择了妥协 还是过上了和父亲一样的生活 坐了一天一夜的车 我到了工地 从此 离家五百里 离梦想五百里

9.18晴,拿你有的,换你要的。这个世界一直如此,很残酷,却公平。

9.18 大风 “这风吹着真舒服”,下班的时候妹妹如是说到。爷早上对她表白了,她很痛苦的叫爷别说了,她很关心爷,刚认识的时候说我是她的理想男友,夸了爷很多优点。后来爷发现她跟每个男生关系都很好,下地铁的时候爷看着她的眼睛,很长的时间后,爷叹了口气走了,爷真像裴魁山。

9.20 晴 身边的朋友要么脱单 要么就在脱单的路上 挺为他们开心的 但我这个人独处能力特别强 一个人也可以过的很好 所以说 如果有一人要加入我的生活没有什么特别意义的话 甚至会打扰我 增加烦恼 我不介意一个人呆着 反正谁都不可能一直陪着谁 我也不太需要

9.18 晴 我一生中见过许多人,他们是疯狂的,低沉的,阴郁的,悲伤的,喜欢妄想的。人们问我,你是心理医生吗? 我说我不是,我只是拥有一面镜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