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26,帝都,晴,早上从丰科开车去望京给领导拿药,在四环上折腾了一上午,才周四,已经喝了五顿酒了,关键是周五周六还有安排好了的饭局。处朋友,处同事,处工作伙伴,却没时间陪陪自己的女友。闲下来的时间总会不经意地叹气,好想做个自闭的死宅清净一下。活的好油腻,可是我才24岁啊

9.26 看了一天的书 也看不懂 好绝望 从六楼的图书馆走廊看下去 晕乎乎的 居然有种想跳下去的感觉。好累 但不能和谁说,因为爷已经是个男人 要负起责任。

9.26 晴 刚才学校组织在外面做胸透检查,中途进来两个工人,一个来检查的脱了外套,里面的短袖有很多破洞,仔细一看,鞋子也是破的,这或许就是为了生活吧,爷也庆幸,爷虽然不是什么高薪家庭,父母至少能给我一个温暖稳定的家,希望那个陌生人身体健康8

9.26 爷认识四年的朋友今天凌晨跟爷在一起了。直到她亲口告诉我,我才知道原来我们都是彼此喜欢,只是因为害怕失去所以都在互相试探。这骤冷初寒的季节隐隐约约有了丝甜甜的味道,伴随着的是我砰砰直跳的心脏,里面住着她。

9.26 昨晚拉黑了我喜欢的姑娘,她说她忘了回我,其实大家都心知肚明,她只是不想理我而已,而我也不想再越陷越深。可是拉黑完以后我是很难过啊,那有什么办法呢,可能各位都跟我一样吧。

9.26晴,不知道是今天的第多少次看前女友的微博,看着在经常访问的第一位的她,爷不禁陷入沉思,人家都有新生活啦,我是8是还像一个five一样走不出来

9.26 在管理课上看到前面的妹妹穿了吊带背心跟雪纺防晒衫 里面的香芋紫内衣吊带在雪纺材质下若隐若现 爷不想透她批 爷只想摸摸这根香芋紫吊带 想到这里 爷突然想起iPhone11的紫色也是香芋紫 但爷没钱买 我真的是five

9.26 晴 我站在阳台上抽烟 我抽一半 我爸进来给我一耳光 我没跟我爸计较 可能我爸也有烦恼吧

9.24 还不知道今天会是什么天气。只知道冬天马上就到了,我还要不要修头发呢。想留长长乱乱的头发,可是王锐又说清爽的我很好看,我想了很久才想明白,根本不是什么时候剪头发的问题,是什么时候我才能忘掉王锐。

9.23 挺好的 好在还没有穷途末路

9.24热正准备抽烟,忽然想起风也会抽爷的烟。于是爷把窗户空调风扇都关了,爷一个人把烟抽完了。但是爷热得全身都是汗,爷真是个憨批。

9月24日今天我偷东西的时候被抓了我本来想反抗警察说了一句老实点别动我立刻就放弃了抵抗因为我记得你说过你喜欢老实人

9.24 晴 在专科学校的食堂吃着11块5的快餐 吃到最后两口的时候有点反胃 不知道是昨晚上没睡好 还是升本的压力太大 只剩五个月就要考试了 脑子里还是空空如也 人生如此艰难 还是把这两口饭吃完回宿舍睡觉吧。

9.24 我把最后一根烟抽完了 南方的冬天来的是那么的慢 但我的心里却已经是寒冬 我感受不到悲喜了 你种的那盆花也枯萎了 我想闭眼 却始终合不上

9.24 如果我不曾见到太阳,我本可以忍受黑暗。 可如今,太阳把我的寂寞照的更荒凉。每天只有四小时的睡眠,晚上还是会失眠,可能其实就是回到没有你的以前,也没什么不一样吧,爷不在乎。

9.24 晴 一直瘫坐在床上 今天已经是龙哥被封的第六天了 没有他直播的夜晚好像连下棋都无法专注起来 看着虎牙直播间被封的画面 我流下了泪 原来我一直是炫孝子啊。

9月24日 晴 昨晚室友不舒服宿舍集体送她去医院,这是爷大学四年第一次经历门禁。打车,挂号,回来拿着糖再劝不愿喝苦药哼哼唧唧的室友喝药,这四年大学生活或许没有教会爷太多东西,但教会了爷要努力成为一个对他人温柔的人。

9.22热 睡觉噩梦 梦到奶奶了。嚎哭,一阵阵嚎哭。现实中已经很难落泪,唯有在梦里嚎啕大哭。我失去了好多,深陷泥沼,出不去了。

9.22晴 电瓶车像蝗虫般飞驰而过 站在路边 手中的冰沙清补凉化了大半 心仪的她就在街对面 爷闯了红灯把清补凉递过去 她红着脸拒绝了 说她来事了 你他M早说呀 爷都馋死了 爷顺势蹲在公交站牌前 大口地吸将起来

9.22 晴 这个时候天总是暗得很快 我就安安静静地站在窗户边上看 看被染成粉色的云开始变淡 我拿着酒刚想和你碰杯 才发现你根本就没有在我身边 仰头喝起来的时候我在想 没有碰杯声 酒都变得不好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