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30 闷热的南风送来沥青路面的焦味,使我想起往昔的夏日。日落的便利店,摔倒的滑板手,双马尾的女孩,汗流浃背的我。可惜这样的片段都是过去的事情了。夏天在三年前就已经死了。

7.30我在教练车里的凉风下度过了一个又一个燥热的夏日空调的出风声和阵阵蝉鸣把我的孤独放大了无数倍忙忙碌碌却感受不到半点充实只剩麻木和疲乏我的夏天也不过只有这些日子却失去了夏天本该有的快乐夏天不应该是西瓜冷饮空调雪糕湖边游泳吗我以为捉住了蝉就捉住了夏天谁知是夏天放逐了我

7.27 热得发昏 爷待业在家不知道还要多久,在家里都不敢开空调了,怕被家人嫌弃我是一个five,只会浪费时间的five,只好一个人在屋里打开窗户,热浪扑进,我的心还是好冷,人生为什么会这么累.

7.27 晴 在走路回家的路上,一辆消防车从我身边呼啸而过,我目不转睛得盯着它,车上消防员焦急的脸离我越来越远。在那一瞬间,突然感觉世间所有事情都无所谓了,我只希望,正在遭受苦难的人可以得到解救,英雄们可以平安归来。

7.29 拿起耳机出门跑步 路好长 我一眼望不到尽头 只有两边的行道树越走越近 为什么平行的两行树最后都能相交 我们就走不到一起呢我不置可否 晚上的湖面上开始升起了水雾 湖对面的灯光朦胧了起来 我停下来看看对面高架上来来往往的车辆我好迷茫 我迷失在自己的森林里了 我看不到未来 也回不到当初

7.24 晴 今天第一次游泳,没有人教爷,爷只能自学,手脚并用,狼狈不堪。潜到水下,看到前面的plmm双腿一张一合游的都比爷好,爷使出吃奶的力气就是追不上plmm就像在原地踏步,而plmm离我越来越远,像极了生活里我再努力也是停在原地,身边的漂亮姑娘一个个的溜走,而我,就是一条落水狗罢了。

7.24 夜 回家火车里 下铺情侣在讲鬼故事:十年前两辆火车相撞 一节车厢被撞飞并失踪 传说这节车厢会半夜在铁轨上诡异出现...当我听得认真时 一道光亮出现 另一辆火车的身影出现在前方 它呼啸驶来快与我们相撞时 我们车厢却变得虚幻许久才恢复我看着那辆火车穿过我们远去心想:十年了 我可能回不了家了

7.24,十三年前的今天,和爸爸妈妈一起去日照,那是我第一次看见海。之后的日子里父母离异,家里有了很大的变故,我也没有再去过了。十三年后的今天,我再一次站在了海边,带着当年一家三口的照片,忽然一下就哭了。

7.24 晴 一个人走到了摩天轮的下面。挺想上去坐坐,但是看了点评上的人说不是情侣就不要上去浪费七十块钱门票。看着一对一对羡煞旁人的情侣们上去,我有点犹豫了,我不知道我犹豫的是因为一个人,还是70块钱门票。

7月23日 小雨 我的女神,英语系的刘沐卉,终于答应今天和我约会啦。我欣喜若狂的打开衣柜,小心翼翼的取出我的班尼路的T恤,抽出我珍藏的361°运动鞋。“我回来啦!”室友推门而入,直接瘫坐在椅子上。“咋了老三?昨晚又没回寝”“涛子,三班的刘沐卉,是个极品蝴蝶P”我抱着鞋盒,呆住了

7月23 我的管理工程老师告诉我,只要管理系统搭建得好,就可以控制一切。那是不是可以做到凤梨罐头永远安全,不再有保质期?那些失去的东西早已经失去,在生活中却还要告诉自己,得坚强、得忘掉、得向前。有时候一个人在房间里,当孤独像谁慢慢将人淹没的时候,会突然不知道怎么放置自己的位置。

接受荒谬,接受看法,接受这个世界,接受自己。

7.20 晴 打了辆滴滴 星期六,有点堵。司机师傅说:这年头找工作不容易。我说是。师傅说你学的啥?我说计算机。师傅说你这算是高科技。我说都是忽悠人的。车窗外好像起了沙尘,人们活的像弦,在大风中被反复演奏又折断。

今天在家躺尸了一天一个人的生活真的无聊窗外的大雨像极了算了什么都不像

凝视新津的云,就像凝视故乡的云,因为我知道太平洋的季风总有一天会把我的思念吹到东京。

7.19 小雨,被一个电话叫醒,探出窗外,发现已然阴雨大作了。想起去年的九月,南方的梅雨季总是走的迟,也是一个阴冷的早上,你穿着我拿给你的帽衫对我害羞一笑,我们肩并肩走在雨后的林荫道上,现在仍会偶尔忽然想起那条潮湿清新的小路,仿佛我还在那儿撑伞等你,而你却早已离开,只给我留下南方的大雨。

7.18 多云 两天前她跟新了动态,看得出她似乎很难过,昨天我给她发了信息打了电话,她没有回,不知是没看见还是不想理,也许这就是所谓的,即使我的世界再差,也不需要你8.

7.19 晴 在像个机器人般忙活一整夜后走进一家便利店,店里喇叭传出一串清脆的女声,“您有新的外卖订单……顾客已退货……饿了么提醒:顾客提出退款申请”我笑了笑。店家从接单时的暗喜到退货通知的忐忑再到申请退款时彻底的绝望,像极了那天我对你表白时的心理历程。

7月18日 晴 半年未回家,父母要来杭州看我,一想到14个小时绿皮火车的车程,狠狠心说买了高铁的票,不要坐绿皮,太折磨人。刚才父母告诉我下周坐大巴过来,因为高铁上不能带家禽活物……,现在天阴了。

7.19 晴 杭州的天气还是这么炎热湿闷,一起床就压得人喘不过气来,对我而言,这又是枯燥无味的一天,因为她走了。水杯空了倒满,电视开了再关,而她走了却没有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