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4 晴 一个人走到了摩天轮的下面。挺想上去坐坐,但是看了点评上的人说不是情侣就不要上去浪费七十块钱门票。看着一对一对羡煞旁人的情侣们上去,我有点犹豫了,我不知道我犹豫的是因为一个人,还是70块钱门票。

7月23日 小雨 我的女神,英语系的刘沐卉,终于答应今天和我约会啦。我欣喜若狂的打开衣柜,小心翼翼的取出我的班尼路的T恤,抽出我珍藏的361°运动鞋。“我回来啦!”室友推门而入,直接瘫坐在椅子上。“咋了老三?昨晚又没回寝”“涛子,三班的刘沐卉,是个极品蝴蝶P”我抱着鞋盒,呆住了

7月23 我的管理工程老师告诉我,只要管理系统搭建得好,就可以控制一切。那是不是可以做到凤梨罐头永远安全,不再有保质期?那些失去的东西早已经失去,在生活中却还要告诉自己,得坚强、得忘掉、得向前。有时候一个人在房间里,当孤独像谁慢慢将人淹没的时候,会突然不知道怎么放置自己的位置。

接受荒谬,接受看法,接受这个世界,接受自己。

7.20 晴 打了辆滴滴 星期六,有点堵。司机师傅说:这年头找工作不容易。我说是。师傅说你学的啥?我说计算机。师傅说你这算是高科技。我说都是忽悠人的。车窗外好像起了沙尘,人们活的像弦,在大风中被反复演奏又折断。

今天在家躺尸了一天一个人的生活真的无聊窗外的大雨像极了算了什么都不像

凝视新津的云,就像凝视故乡的云,因为我知道太平洋的季风总有一天会把我的思念吹到东京。

7.19 小雨,被一个电话叫醒,探出窗外,发现已然阴雨大作了。想起去年的九月,南方的梅雨季总是走的迟,也是一个阴冷的早上,你穿着我拿给你的帽衫对我害羞一笑,我们肩并肩走在雨后的林荫道上,现在仍会偶尔忽然想起那条潮湿清新的小路,仿佛我还在那儿撑伞等你,而你却早已离开,只给我留下南方的大雨。

7.18 多云 两天前她跟新了动态,看得出她似乎很难过,昨天我给她发了信息打了电话,她没有回,不知是没看见还是不想理,也许这就是所谓的,即使我的世界再差,也不需要你8.

7.19 晴 在像个机器人般忙活一整夜后走进一家便利店,店里喇叭传出一串清脆的女声,“您有新的外卖订单……顾客已退货……饿了么提醒:顾客提出退款申请”我笑了笑。店家从接单时的暗喜到退货通知的忐忑再到申请退款时彻底的绝望,像极了那天我对你表白时的心理历程。

7月18日 晴 半年未回家,父母要来杭州看我,一想到14个小时绿皮火车的车程,狠狠心说买了高铁的票,不要坐绿皮,太折磨人。刚才父母告诉我下周坐大巴过来,因为高铁上不能带家禽活物……,现在天阴了。

7.19 晴 杭州的天气还是这么炎热湿闷,一起床就压得人喘不过气来,对我而言,这又是枯燥无味的一天,因为她走了。水杯空了倒满,电视开了再关,而她走了却没有回来。

7.11 阴 半夜被手机吵醒,睡眼惺忪的我低声咒骂了一句“操”,看了看时间凌晨不到1点,我直起身子点了一根香烟望着窗外,令人窒息的黑让人喘不过气来,打开手机几个群的憨憨在争着守夜,我默默打开VPN,望着p站上毫无灵魂的肉体冲了一发,昏昏沉沉又准备睡了。

昨天给她送了两杯奶茶,一杯温的一杯冰的,一杯给她,一杯给她闺蜜,自以为体贴细心的我不禁笑了出来,她大概是选了那杯冰的吧,冷冷的对我说“谢谢,我不喜欢喝奶茶,我喜欢的口味会有人送的,以后就不麻烦你了”我愣住了,如果两杯都买热的,结果会不会不一样呢?

7.17 晴 今天电梯上又遇到了那个隔壁公司的小姐姐 每次遇到她 她都穿的不一样上次是lo 今天是JK 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 我期待着每天早上都能偶遇她可能仅仅是因为服装的关系 我觉得她让我日复一日的单调生活有了那么些许不同 希望不是山东大学毕业的

每次加完班走在回家的路上,华灯初上的夜车来人往,我一个人低着头挤公交,买一瓶怡宝,我不太爱喝水,但手里总要握点什么,这能让我有安全感。夜市上有美女挽着男朋友,在霓虹光下望着男友露出甜美的笑容。那种眼神是我一辈子都不曾见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