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困境导致的贫穷,是贫穷导致的困境假设有个年轻人,在省城的培训学校当一个辅导老师。这份工作收入微薄,而且未来也没有什么上升发展的空间。如此下去,再过十年也不会有任何成长,随便找个本科生都能代替自己。破局的方法,有,到正规的中小学当老师。但那些学校的门槛是研究生,想要踏出这一步,必须辞职考研。但她一个月也没法辞职,因为每个月总要交房租,总要吃饭。身边的同学同事可以问家里要生活费,但并非每个人都有能够支持自己的家庭和很多人不同,她发现了隐藏在现状后的危机,她也找到了改变生活的方向,她还愿意向这个方向努力。但在生活面前,依然束手无策。结果并没有不同得益于互联网的出现,原生家庭阅历不足的劣势,对年轻人的负面影响正在越来越少。但互联网只能提供信息,不能提供实质的支持。就像你有了指南针,但你没有汽车。于是很多人其实知道该怎么做,但是被生活捆在原地,眼看着时间三年五年地流走一般情况下,改变现状的最佳途径是学习。但同时,学习需要支付成本,时间的成本,金钱的成本。网上的文章说不要重复劳动,说要注重工作经验是否有效,个人是否能得到成长。我也说过道理都对,但能够提供成长的工作,往往也同时要求应聘者掌握相应的技能。想要跳出泥潭,又没有技能,只能去学。但房租在那,生活费在那。不错,维持现状是慢刀子割肉。但打破现状,下个月就交不了租。如果有家庭的支持,当然没有问题。但原生家庭这个东西情况太复杂,很多人摆脱它都用尽了力气,根本不敢奢望得到支持。所以我经常觉得道理没什么用。人生像一场赛跑,但没有限定交通工具。你当然能说条条大路通罗马,但有的人开车去。开车比走路快多了你说的对

《送我一条银河》每当繁星满天闪耀我抬头望望就想起了那条你射在我肚子上的银河那么美好的银河怎么就被卫生纸给偷走了

LY 微博 李烬周六,20:20分,你走出办公室。这是你加班的第N天。你脖子肩膀酸的难以忍受,头发又抓掉了一把。眼前的四座电梯全都停在25层,你等了好久,等了一波又一波,电梯依然是满满的。你觉得这生活真是烂透了。你再也不想热爱这生活了。你什么都不想管了,爱谁谁吧。你决定去安全通道抽根烟,刚刚点着火,却发现禁止吸烟的标志。你想了想,又把烟头掐灭了。电梯终于能挤进去了,你躲在角落里谁都不想理。有人拜托你帮忙按下三楼,你迟疑了一会,还是按了下去。电梯门开了,外面的风很大,冻得你直发抖。你把头埋进衣服里,带着耳机。可你看到了自己喜欢的短发姑娘,却还是多看了两眼。你的后面有个游客正在拿着手机导航找路,看到被路人不断拒绝的她,你还是走了过去,给她指了路。你冻得瑟瑟发抖,打了个喷嚏,用纸擦了擦鼻涕,扔到了地上。往前走了几步,你又回过头来,捡起来丢进了垃圾箱。刚进了地铁的你,看着滚梯上挤成一堆人们,叹了口气,还是站在了右侧。你挤进了地铁,好不容易找到了一个座位,却看到了一个挤在人群中的孕妇。你把座位让给了她。你自我安慰,你并不是想给她让座,而是希望有一天,自己的家人遇到这种情况不至于那么难堪。地铁里那些创业扫码的人真烦啊。你心里骂了骂,还是给她扫了码。因为她看起来,和你的妹妹一样大。手机FM里胡乱地放歌,你听到了喜欢的旋律,还是赶忙掏出手机,点了红心和收藏。终于出了地铁,终于告别那些难闻的味道了。你肚子有点饿,于是你跑去便利店买些快餐。收银员在找零,你等的不耐烦。于是你丢了句“剩下的几块钱留着买瓶水,天冷。”就走了。你走了一会,发现路边有两只野猫在翻垃圾桶。你踹了一脚塑料瓶想把它们哄走,野猫没有理你,继续翻弄早被倒空的垃圾桶。于是你折返了回去,买了两包火腿肠,收银员对你说谢谢,你说不需要。回到原来的地方,猫早就跑掉了。你刚回到家,就看到了堆积如山的快递。新搬的家,都是合租室友帮忙收的。你走了停,停了走,还是扣开门,说了声谢谢。门铃响了,早就约好时间的快递员来收件了。你看到了气喘吁吁的快递小哥,把早就准备好了的“晚了一个小时,你怎么这样?”的咒骂换成了“天黑,注意安全。”你躺在床上一动不想动,想点份外卖喝口热汤,却迟疑了。“晚上又冷又不安全,黑灯瞎火的,算了吧,饿一顿,让他们放放假。”你继续翻着手机看明天的电影票,还在纠结座位和场次,纠结明天到底吃什么套餐,穿什么样的衣服,纠结到底该怎么办才能省钱薅羊毛。时钟到了凌晨一点三十分,你终于睡去了。这个时间,你梦到了便利店打哈欠的收银员,大学门口刚刚收摊回家卖烤冷面的阿姨,正在去机场高速公路出租车司机,黑着眼圈哄孩子入睡的年轻妈妈。于是你在梦里决定明天去公园喂喂野猫,包里的火腿肠总不能浪费。而且明天是周日。缝缝补补又是新的一天。你说你不热爱生活了,你骗谁呢?

9.10 小时候的作文里,在那遥远的2020年,谁曾想到还有3个月就2020年了,可是2020年并没有会飞的汽车,没有时空隧道,没有宇宙飞船,我也没活成自己喜欢的样子

9.10 凌晨 我不知道今天白天会是什么天气,就像我不知道三年后我会不会以专科的身份从这个有晚自习有早操上课收手机的学校毕业。问冲浪好友要了几个女人qq,说是拿来练练手,其实也蛮希望能在网络上找到一个喜欢我的女人,希望可以大专多透几个批,可是一个月2000块的生活费不允许我这么做。我像其中一个女人问好,她没有理我,看吧,现实如此,网络亦是如此,三年后我应该会以一个处男的身份从这个低能学校拿到专科毕业证吧。看吧,这就是废物吧。

9.9晴我是一名泥头车司机,今天来到北京的市区送水泥,天气炎热的不行,到达目的地,我在路边休息,这时候旁边的大公司突然组织员工给劳动人民送水,:来叔叔喝水,我叫幂幂,口渴了把?我苦涩的笑了(我今年只有25),伸出长满老茧的手,轻轻的接过水,我内心发誓我一定要艹到她

9.8 多云 我的心情就像今天的天气一样阴云密布,自从足疗店和洗浴中心的一系列娱乐场收到管制后。我再也体会不到那种挥金如土纸醉金迷的生活。距离上一次透批还是在27天前,可这27天对我来说恍如隔世,没了批的日子爷生不如死。我常常在想,也许我不需要一位精神上的异性伴侣,也许,我只想透批吧

9.9 晴 来到健身房看到阿肥带着她的性感女友自拍,幻想着晚上阿肥大肚子撞击翘臀的样子,内心五味杂谈,也许我也该冲击一下我的巨龙之握了

9.9 我 今天蹲在厕所拉屎的时候,看手机看累了,抬起头,发现阳光透过外面老杏树枝叶打在厕所毛玻璃上的光影真好看。我 擦了屁股,想用手机拍下来,拍了好几张,却总拍不出来,我 把屎冲了,然后走了。

9.7 晴 和女朋友分手已经3天,明天就要搬出去一起同居的房子了。今晚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收拾房间,以前讨厌收拾的我竟然会享受这个过程,也算是弥补一下之前的遗憾吧。你看我最后还不是学会了收拾房间,你需要给我点时间成熟嘛。可惜好像真的晚了。唉,如果我真的早点察觉,早点发现该多好呀。

9.7 晴 寺里的主持走了 锅里穷的连一碗饭都煮不起 晚上去对面山上的尼姑庵蹭蹭饭 上次老尼姑的内衣还藏在寺里的狗舍边 有点犹豫要不要今晚还给她

9月7日 晴 实验室老师面试通知下来了 他让我看两篇论文 爷看不懂 也不想看 可是爷都大三了 在这密密麻麻的英文字母里看不到未来的方向

9.7 火车上周围嘈杂的环境让我紧张 一切细节都是崩溃的罪魁祸首 偷偷跑到厕所里哭了五分钟 厕所车厢晃动的很厉害 那一刻闪过了无数冲动 从车厢间中跳下 在禁烟火的标志下抽一支烟 决心在家休息一年直接去工作 后来我想其实现在也不是很热 让我生活过这个秋天吧 虽然她就要像夏天一样过去了

9.7晴图书馆 一个漂亮的妹妹坐在了爷的旁边,阳光透过玻璃映射在她的双唇是那么熠熠生辉,就像爷透过稿纸上的()的透到她的批,此刻爷的脑子里不再是牛顿莱布尼茨,只有牛子透她的双唇透她的批哪怕一次。

9.7多云 人和人之间是永远无法相互理解的吗?就像爷从来对人将心比心,总是不妨碍别人,但没妈的人还是会做一些没妈的事,好像从来没有人在意你的感受一样。爷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可真是有够好笑的呢。

9.7 晴 外面正在热闹的举行着校庆,但爷作为一个大四的学生对这些提不起半点兴趣,有的只是为未来生活的忧虑,真羡慕那些新入学的新生,仿佛看到了当年入学时的自己,直到现在才原来一切都回不去了啊

9月9日 晴 今天在天桥上遇见一个浑身脏兮兮的大叔,他看见我后立刻打开了他手上的麻袋,问我买不买莲蓬,有点心酸,就买了三个,下了天桥后,看着那三个非常干瘪而且不新鲜的莲蓬,也不知道是该同情自己还是同情他.

9.7 晴 今天是新生入学的日子,看着他们考上心仪的带专,嘴上挂着幸福的笑容,殊不知他们已经踏上了混吃等死的生活

9.9 最近很抑郁,只能靠猛吃东西来让自己快乐一点 ,今天看到自己变肥了许多,更抑郁了

9.9 生病了,来医院,明明十一点五十下班但是11:30已经没医生了,等到两点半,我又来了,医生给我看了病,开了药,我去缴费一看,103.2 我佛了,现在药价这么贵,穷人不配治病吗?